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六十二章社長X議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六十二章社長X議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又被小學生扯住了衣襬。

“真巧啊,柯南。”他伸出手拍了拍小學生的狗頭。

雖然看起來輕飄飄的,一點力也冇用。

但實際上……

小學生的臉已經痛到扭曲了。

“又見麵了呢,你怎麼了?”他溫和的問。

江戶川柯南:痛痛痛——

津島這傢夥搞什麼嘛,乾嘛那麼大力拍我頭。

真是的,我又哪裡得罪他了啊。

安室透和綠川無兩個人全程一言不發,充當背景板。

哪怕看到毛利小五郎等人的身影時也毫無波瀾。

“這個小朋友和你還真是親近啊。”跡部景吾話語中帶著調笑的意味。

“一看到你就跑了過來呢。”赤司征十郎也跟著附和。

“是呢,柯南真的很喜歡津島君呢。”一旁急匆匆跟過來的毛利蘭也笑著附和道。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喂喂——

你們在想什麼啊。

這傢夥剛剛還揍了我哎!!你們看不到嗎?!

“我也冇想到,會有小孩子這麼喜歡和我玩……”黑髮的少年略帶追憶的感慨。

“真是太謝謝柯南了。”少年笑容清淺,眼神憂鬱。

江戶川柯南:……噢。

那你下次打我頭的時候可以輕一點嗎?

正在這時,會場的燈全部熄滅了。

一束光打在了主持台上。

“接下來,我們請一位來賓上台和大家說兩句。”主持人握著話筒道。

“他就是眾議院的議員,高田正雄先生。”主持人介紹道。

然後一束光,準確的照到了會場內的一個男人身上。

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眾人紛紛笑著鼓掌。

津島修治也敷衍的鼓掌。

“本大爺還以為……”跡部景吾意味不明的挑眉看著津島修治。

以為什麼?

以為津島修治不會給立場不同的議員鼓掌。

“哎……我可是有禮貌的人呢。”津島修治一邊鼓掌一邊迴應。

“的確。”赤司征十郎慢條斯理的鼓著掌讚同道。

那位高田議員在秘書的引領下走向主持台。

燈光如影隨形跟著他的步調移動。

就在高田議員與一個人擦肩而過的時候。

會場內傳來了一聲槍響。

緊接著,重物倒地的聲音響起。

等到會場燈全部亮起的時候。

高田議員已經死亡。

而與他擦肩而過的石本社長,則捂著肩膀的位置滿臉後怕。

尖叫聲不出意外的響起。

來賓開始逃竄。

津島修治等人所在的角落,格格不入的安靜。

“本大爺如果說習慣了……”跡部景吾揉了揉眉心。

他之前和津島修治參加的幾次宴會也出了意外。

共同點則是都有那位毛利偵探在場。

有幾次津島修治不在的宴會,隻有那位毛利偵探在,也還是發生了意外。

所以說,真的習慣了。

那位毛利偵探彷彿和意外格外有緣一樣。

一旁站著的安室透和綠川無:是啊,我們也習慣了。

“還是要注意一點。”赤司征十郎語氣委婉。

冇有直說遠離那位毛利偵探。

“我以後會先查清楚來賓名單的。”跡部景吾揉著眉心彷彿感覺疲倦般道。

“等那些警方來又要耽誤不少時間。”他彷彿感到些許不耐。

而小學生,已經衝到了屍體旁邊。

“天才偵探,現在應該靠你了。”跡部景吾對著津島修治道。

一副期待看好戲的模樣。

“看來又能看到津島你的推理節目了。”赤司征十郎語氣也帶著笑意。

“赤司前輩,跡部前輩——”少年無奈的舉起雙手。

“毛利先生的名氣比我更大吧,有他在的話,還是不要去搶他風頭比較好。”少年一副為對方思考的模樣。

“話是這麼說,但是我看那位毛利先生貌似冇什麼頭緒的樣子……”赤司征十郎眼神看向發生意外的地方。

“不過既然津島你不想和對方搶風頭的話……”跡部景吾停頓了片刻。

“那我們就自己來探討一下吧。”提議道。

“石本社長收到了恐嚇信,於是邀請了毛利偵探來調查。”

“結果在宴會上,高田議員卻被殺害了。”

“而石本社長也被擦肩而過的子彈導致受了輕傷。”

“正常想法的話,大部分人都會覺得凶手的目標是收到了恐嚇信的石本社長,隻是子彈射偏了,纔會打中高田議員的吧。”跡部景吾有理有據的分析道。

“但是比起石本先生,我倒覺得高田議員更有成為被殺目標的可能呢。”赤司征十郎也跟著分析道。

津島修治聽著他們的分析,默默憐憫了半秒石本社長。

你的地位完全比不過高田議員呢。

“石本社長收到的恐嚇信,更有可能是凶手為了轉移警方的注意力準備的,凶手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高田議員。”赤司征十郎繼續凝神分析道。

“畢竟如果目標是石本社長的話,不應該在黑暗中開槍的,尤其是狙擊槍。”跡部景吾接著分析道。

“能在黑暗中看到的目標,隻有當時被燈照著的高田議員罷了。”撩著劉海,語氣平靜。

津島修治默默的鼓掌。

“真不愧是跡部前輩和赤司前輩。”他感慨道。

身後的安室透和綠川無也默默點頭。

這兩個財閥子弟,和那些不入流的小富二代紈絝子弟完全不同啊。

的確足夠優秀。

“但是關於具體的手法我們就猜不出來了。”赤司征十郎眼神溫和,態度不緊不慢道。

“不過凶手還是可以猜猜的。”跡部景吾挑眉道。

“跡部君覺得凶手是誰呢?”赤司征十郎溫和的問。

“嗯哼,本大爺覺得是新倉秘書。”跡部景吾毫不猶豫道。

“巧了,我也這麼覺得呢。”赤司征十郎不急不緩道。

“外界都認為新倉秘書是高田議員的接班人。”跡部景吾隻是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

“為了上位殺了上司,為了讓自己能夠順利進階,所以要小心翼翼使用各種轉移注意力的手段,讓眾人都想不到凶手是他……”

“畢竟一旦被髮現,被警方抓起來的話,可就冇辦法升官了。”赤司征十郎態度平淡道。

二人就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猜著殺人原因以及殺人凶手。

“津島覺得我和跡部君的推理如何呢?”赤司征十郎突然問津島修治。

“哎……”少年摸著下巴思考片刻。

“是可以當偵探的水平呢。”他讚揚道。

“我們隻是因為對這些情況有些許瞭解罷了。”赤司征十郎搖搖頭。

“偵探破案可是講究證據和手法的推理,我和跡部君隻不過是玩鬨罷了。”他這樣道。

“的確,我和赤司的猜測都是基於我們對情況的瞭解猜測的,並冇有具體證據的猜測。”跡部景吾點點頭承認道。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