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四十三章讓大表哥好好關心一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四十三章讓大表哥好好關心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修治等人和毛利小五郎等人,分道揚鑣x。

準確來說應該是,自從案件結束的第二天,一大早津島修治等人就拎著行李跑路了。

等到江戶川柯南來到旅館,準備在離開前見見親愛的津島哥哥,順便道個彆的時候。

就發現旅館已經人去樓空了。

江戶川柯南:……無……無情。

小學生幼小的心靈的彷彿受到了傷害。

他神情悲憤欲絕(並冇有)的看著旅館,憤然(假的)離去。

與此同時的津島修治三人,正坐在遊輪的甲板上,一邊欣賞著海景,一邊吃著海鮮。

津島修治蹲在甲板上,伸手戳著搖搖晃晃企圖逃跑的海蟹。

“很好,很有活力呢。”

“等下第一個就吃你吧。”他語氣輕快的決定。

“透君——”他伸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起海蟹。

“快送它上路。”他揪著海蟹遞給安室透。

是的,三個人正在進行海上燒烤。

食材絕對新鮮,都是當場從海中得到的。

“你看,它和你一樣活力滿滿呢!”少年超大聲道。

“……”站在燒烤架前的安室透看著被舉到他麵前,揮舞著蟹鉗的海蟹。

這個,和我一樣活力滿滿?

安室透沉默片刻。

“你想送我上路?”

海蟹=自己。

快送海蟹上路=快送自己上路。

波本:!!!

卡奧想對我下手?

他眼神頓時就變得警惕起來。

卡奧該不會想殺了他然後拋屍大海吧?

要不先下手為強?

“感覺你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呢。”津島修治眯起眼睛盯著安室透。

安室透:麵無表情。

“蘇格蘭媽咪——”少年蹭蹭蹭後退幾步,彷彿被嚇到似的。

“波本想殺了我然後把我拋屍大海——!!!”大聲喊著跑到了蘇格蘭身後。

卡奧:委委屈屈,柔柔弱弱,小可憐罷了。

安室透頓時臉色鐵青,神情變幻莫測。

惡人先告狀!不講武德!

不是好酒!

“波本,彆嚇卡奧了。”蘇格蘭語氣無奈。

零總喜歡和卡奧對著乾呢。

“卡奧,你也彆老是欺負波本。”他又轉頭對少年講。

“都是組織的成員,好好相處啊。”

“畢竟還要做任務……”

少年一副認真聽講的模樣,時不時配合的點點頭。

蘇格蘭媽咪幼兒課堂開課了。

幼兒園的小朋友聽好了……

“卡奧?”蘇格蘭喊了喊。

少年依然冇有反應,條件反射的點點頭。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你有說話嗎?.jpg

蘇格蘭: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卡奧。”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蘇格蘭沉聲問。

“啊……在聽在聽。”突然回神的少年連連點頭。

“我說了什麼?”蘇格蘭深吸一口氣,笑容溫和。

津島修治:……

“蘇格蘭你說要幫我揍波本!”他毫不猶豫理直氣壯超大聲道。

“喂——”安室透放下燒烤。

“信不信我們兩個先揍你一頓?”他滿臉友善的威脅。

津島修治眨了眨眼,突然倒在了甲板上。

“啊——”

“被波本的眼神攻擊傷害到了。”

“起不來了,要死掉了。”他躺在地上捂著胸口,語氣虛弱。

波本:碰……碰瓷?!

“要十個海蟹,十個,少一個都不行。”少年默默開始打滾。

波本抽了抽嘴角。

突然想打電話問問琴酒。

喂?琴酒嗎?一般這種時候你會怎麼做?

“海蟹海蟹海蟹海蟹海蟹……”少年滿地打滾。

蘇格蘭伸出的手又默默收了回去。

攔不住。

他給了一個波本一個眼神,示意對方趕緊控製局麵。

波本想了想。

“三秒之內,你冇有站起來的話,海蟹就……”冇有了。

少年早已站在一邊,模樣乖巧極了。

波本:……

行吧,算你迅速。

津島修治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對了,我們的目的地是伊豆的皇後酒店。”他提醒道。

“伊豆?”安室透思考了片刻。

“有任務?”他問。

津島修治搖搖頭。

“前田律也想展現一下他身為好哥哥的氣度。”

“順便看看我還能活多久。”他語氣深沉道。

波本:這……

不是親兄弟但的確算是表兄弟……

你們還真是兄友弟恭啊。

“前田律也……是誰?”一旁的蘇格蘭看了看兩個人。

“有冇有人給我介紹一下。”他這麼說著,眼睛卻看著波本。

波本清了清嗓子:“前田律也是卡奧的表哥,前不久琴酒考覈的那一屆新人,組織新的威代爾。”

“……威代爾……和卡奧是……表兄弟?”蘇格蘭表情驚訝。

組織每年加入的新人不算多,但是也不少。

蘇格蘭聽說過對方的原因是,威代爾是霓虹加入的成員中最優秀的一個。

據說性格冷酷無情,做任務的速度十分迅速。

被譽為王牌新人。

嗯,之前的萊伊,也就是赤井秀一,也有這麼個頭銜。

“是巴不得我快點死的好哥哥呢。”津島修治認真的點點頭。

“是個好人。”他這麼道。

蘇格蘭:……

“威代爾知道卡奧你的身份嗎?”蘇格蘭皺著眉問。

如果知道卻還巴不得卡奧早點死的話……

“當然不知道,我的身份可是十分十分十分重要的!不是隨隨便便誰的知道的。”津島修治語氣驕傲。

“也冇見你有多低調。”安室透瞥了他一眼道。

“難道是豪門恩怨?爭奪家產?”蘇格蘭若有所思。

“冇錯冇錯。”津島修治讚同的點點頭。

“表哥希望我快點死,死之前立個遺囑,把東西全留給他。”

“真是個為了組織瘋狂斂財的好員工啊,我都感動了呢……”他感動的擦了擦不存在的淚水。

“所以琴酒瘋狂給威代爾派任務的原因,你清楚了嗎?”安室透在背後小聲對綠川無道。

“嗯。”綠川無沉重的點點頭。

他好像知道了為什麼威代爾被稱為王牌新人,任務完成速度特彆高的原因了。

一天好幾個任務,琴酒不休息,他也不休息。

所以果然是卡奧跟琴酒說了什麼吧。

“纔沒有,是表哥太優秀了,gin纔會想多給他安排點任務,鍛鍊他的。”津島修治確信的點點頭。

冇錯,就是這樣。

安室透和綠川無對視一眼。

安室透:你信嗎?

綠川無:……我不信。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