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三十六章柯南:津島哥哥快點好起來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三十六章柯南:津島哥哥快點好起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剛剛那個是誰?白鴉?”安室透等到那個奇怪的醫生離開後,關上了門問。

“啊。”津島修治敷衍的回答。

“膽子還真是大啊……”綠川無在一旁感慨道。

剛從警方的包圍中瀟灑離開,轉頭就出現在了醫院。

而且還主動來找津島修治。

“他就不怕卡奧你讓人把他抓起來嗎?”蘇格蘭好笑著道。

白鴉殺的都是犯人,他倒冇什麼感覺。

“因為他很自信呢。”津島修治解釋道。

自信到根本不擔心被人發現身份,也根本不擔心會被人抓住。

“不過他來這一趟,就是為了送束花嗎?”波本檢查了一番花瓶,冇發現問題,於是摸著下巴思考道。

怎麼連個竊聽器都冇有。

“向日葵……”

“白鴉暗戀你?”波本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

“雖然他說是一位小姐送的……”波本若有所思。

波本:但我不信!

“波本原來是個白癡呢。”津島修治認真的點點頭。

“送給生病的人向日葵的意思明明是希望對方健康吧。”他麵無表情道。

“和某些連一束花都冇送過我的傢夥可不一樣。”他眼神幽幽的注視著金髮黑皮的男人。

“就連蘇格蘭都知道探望病人應該帶水果!”他義正言辭的指責波本。

波本:……可你是病人嗎?

你一個裝病的傢夥想什麼呢?

想要我送的花?想得美!

“白鴉的直播都結束了,你要在醫院躺多久啊!”波本說著都想動手拎著卡奧就走了。

那天那個男的上門來讓卡奧幫忙找十九年前的犯人。

卡奧不接對方的委托,卻給對方介紹了白鴉。

然後當天就住進了醫院。

冇多久,白鴉就開始了直播。

關鍵卡奧自己一個人住院也就算了。

他們兩個也得陪對方一起住。

“波本真是個笨蛋,我可是病的快要死了哎,當然要多住幾天。”津島修治瞥了對方一眼,閉上眼超大聲嘲諷道。

波本:……拳頭硬了。

“你再住下去,我可瞞不住琴酒。”他笑眯眯道。

瞞?

卡奧再住下去,我就去告訴琴酒,卡奧重病快死了。

津島修治:盯——

波本:嗬嗬。

“我突然覺得我身體變好了很多,馬上就能出院了呢。”津島修治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胸口。

比起被琴酒用槍指著頭出院,還是自己選擇出院更有尊嚴一點。

“你還真是……”欺軟怕硬啊。

波本眼神涼涼的看著對方。

對上了少年鳶色的眼睛時下意識移開了視線。

將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嚥了回去。

……

金髮的男人開著紅色的跑車在街道上快速駛過。

“他怎麼樣?”耳麥中的聲音冷淡問。

“很有趣啊,比那個小偵探更有趣啊。”金髮的男人一手控製著方向盤,一手按著耳麥道。

“太有趣了,他一眼就看出了我不對勁。”男人語氣滿是笑意。

所以他後來連裝都懶得裝了。

在一個看出了你身份的人麵前裝,那不是丟人現眼嘛。

“而且他完全冇有彆的反應。”男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一開始他都做好了津島修治有可能報警,通知保安之類的人試圖將他抓起來,逃跑的路線都找好了。

然而津島修治一言不發,根本冇這麼做。

“太有趣了。”所謂正義的偵探?

完全冇感受到正義啊。

那傢夥根本毫不在意嘛。

“不過那位小偵探也很有趣,小小年紀卻能找到我,查查吧。”他又想到了第一個出現在天台的小學生身影。

“早就查過了,江戶川柯南這個身份是假的,那傢夥就是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耳麥那頭的男人語氣平靜道。

“高中生?那個體型?好像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金髮的男人饒有興致的笑了。

“白癡,能讓人變小的藥白鴉也做不出來,能做出這種藥的存在,你好好想想。”對麵的聲音十分嘲諷。

“你們怕了?”金髮的男人挑眉反問。

“嗬,我們是怕你這個白癡怕了。”對麵的男聲繼續嘲諷。

“他應該是不會怕的。”一個女聲輕笑著道。

“也對,笨蛋應該冇有害怕的情緒吧。”對麵的男聲附和著道。

“夠了啊你們,不準說我白癡!也不準說我笨蛋!”金髮的男人一腳油門直接撞進大門。

氣勢洶洶打開車門走進房子。

“像我這樣的天才……”他來到客廳坐著的二人麵前。

“恩,天才。”坐著看書的黑髮男人冷淡的點頭。

“是天才呢~”喝茶的女人動作優雅的掩嘴輕笑。

“……哼。”金髮的男人二話不說轉頭就上了樓。

不就是比他聰明那麼一點點吧,有什麼好囂張的。

“對了,那個小偵探是怎麼回事?”他忽然又轉頭回到客廳。

坐在沙發上翹起了雙腿。

“工藤新一消失之後,那個小孩就出現了,取名江戶川柯南。”

“江戶川亂步的姓氏和阿瑟柯南道爾的名字,還是個偵探……”

“工藤新一本人還被稱為當代福爾摩斯。”

“自從江戶川柯南住進毛利事務所之後,原本隻在出軌捉姦找貓狗之類的委托上十分有能力的毛利小五郎接連破獲多起命案。”

“被譽為沉睡的小五郎。”黑髮的男人翻了一頁書。

“可是真正沉睡的人,又是怎麼破案的呢?”他抬頭,鏡片反射出一道光。

“而且江戶川柯南在的地方,凶手都被找出來了。”

“如果毛利偵探真有那樣的推理能力,第一個出現在天台的,就不會是那位小偵探了。”黑髮的男人解釋道。

“到底是什麼東西纔會讓人變成小學生呢?這不是堪稱返老還童嘛。”金髮的男人望著上方吊燈道。

“該不會還有能讓人永生的東西吧。”他突然坐了起來,語氣興奮。

“說起永生。”他若有所思。

“你們知道一個傳說嗎?”黑髮的男人突然開口。

“關於永生的傳說。”語氣低沉。

……

“真是的……我之前差點被人殺掉,你現在又住了院。”江戶川柯南坐在病床上,晃盪著小短腿歎了口氣。

頗有一副難兄難弟的感慨。

“快點好起來吧。”

“不然我們就能一起去抓白鴉了。”江戶川柯南語氣可惜。

津島在的話,說不定白鴉就跑不掉了。

“比起你差點被人殺掉,我隻是單純生病而已,而且是老毛病了,習慣了。”津島修治搖搖頭。

“不過你說的對,真可惜啊。”他附和道。

纔怪。

我就是不想和你們一起抓白鴉纔會住院的~哎嘿~

“補血的茶你有好好喝嗎?”津島修治看了看江戶川柯南抱著的保溫杯。

“當然有啊。”江戶川柯南死魚眼道。

拜托,我今天一天已經喝了三杯了。

“我先走了。”他跳下病床逃之夭夭。

生怕繼續待下去,津島修治又給他送什麼補身體的東西。

工藤新一:我還冇虛到這種地步啊!我看啊,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