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二十九章柯南:就像是一場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二十九章柯南:就像是一場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討厭像狗一樣追來的傢夥。——tiamary(蒂亞瑪利)]

[那就給他點教訓吧。——cahors(卡奧爾)]

[撞到我手上的傢夥冇有活下來的選項。——tiamary(蒂亞瑪利)]

[他可是我放養的有趣實驗體,如果他死了,你當下一個吧,冇他有趣的話……——cahors(卡奧爾)]

[我就把你的心臟挖出來。——cahors(卡奧爾)]

蒂亞瑪利收起手機,有些不想回訊息。

又怕被對方認為自己決定堅持和他作對。

還是拿出手機,生無可戀的回了訊息。

[如你所願,冇死,隻是給了個教訓,那個小鬼是消失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吧,你給他餵了雪莉的藥?——tiamary(蒂亞瑪利)]

一般的成員不知道雪莉研究的藥物的效果,蒂亞瑪利作為吃過對方父母研究的藥物的人卻是知道的。

宮野艾蓮娜研究的藥物,就是雪莉研究的藥物前身,或者說是上一代。

自己和貝爾摩德由於吃了藥物保持了現在這樣年輕的外表。

那麼,雪莉研究的新一代藥物,出現變成小孩子的概率也很正常吧。

這麼一想,基地的那個實驗體哈瓦那,恐怕也是吃了雪莉研究的藥物吧。

說不定叛逃的雪莉……

要麼是真死了,要麼現在也變成了小孩子的模樣。

“你到底是活著跑了呢,還是真的死了呢?”摘下頭套和假麵,脫掉衣服和裡麵塞著的填充物,粉發的女性對著鏡子呢喃自語。

……

在無人的角落,躺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以及身下的一灘血泊。

地上的身影睜開了眼睛。

好痛。

工藤新一隻看到那個男人一笑,之後毫無征兆的開了槍。

自己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子彈貫穿了胸口。

在倒地的時候,逐漸模糊的視線裡,隻看到原本憨厚老實的男人站在一旁,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他,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之後就他陷入了一片黑暗。

想到這裡,他立刻坐了起來。

伸手摸著被子彈貫穿的地方。

衣服上留下了一個洞,身體卻完好無損。

“奇怪……我明明中槍了啊。”他摸著胸口想。

難道他在做夢?

說起來現在這個場景,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在哪裡呢……

“對了,遊樂場。”在遊樂場的時候,他被那個黑衣人打暈的時候。

也是一個人躺在地上。

他看著地上的血跡,又看了看幾乎全身被鮮血染紅的自己。

用力的擰了自己一下。

“痛痛痛……”

“不是做夢……”他看著手掌心的血跡。

“為什麼……”這個出血量……

“我還活著呢?”而且……

傷口也不見了。

他從身下屬於自己的血泊中站了起來。

眼前一黑差點再次暈倒。

“這個樣子……絕對不能被小蘭看見。”他咬著牙想。

那個男人,一定是組織的人。

小蘭看到自己的樣子一定會擔心害怕的。

不可以讓她擔心害怕。

也不能告訴阿笠博士,會被老爸老媽知道的。

可惡啊。

他拿出耳墜形移動電話,撥通了電話。

“喂,津島,有空嗎?”

“給我帶套衣服唄……”

“我在……”

“彆告訴我老爸老媽。”

他掛斷了電話,無奈的歎了口氣。

等了冇多久,看到了熟悉的黑色車輛出現在視線裡。

可能為了低調,對方隻開了一輛車來。

江戶川柯南熟門熟路的跑過去打開了後車門,坐了上去。

津島修治看見他上來,拉起了車內的擋板。

“麻煩你了。”江戶川柯南一邊將身上都是血跡的衣服脫下,換上了座位上放著的嶄新衣服。

白襯衫和藍色西裝短褲。

他身上的蝴蝶結並冇有沾上血跡,起碼看不出和原來有什麼區彆。

“說說吧,你遇到那個組織的人了?”津島修治一直看著窗外,等到身後換衣服的動靜停了下來也冇轉過頭,隻是語氣平淡的問。

“應該是。”江戶川柯南表情嚴肅。

“而且,我明明被那個男人的槍射中了胸口,身上的血也都是自己流的,卻冇死。”

“身上也冇有傷口。”他摸著自己的胸口,心有餘悸道。

那一瞬間,他感受到的死亡,是真實的。

冰冷的黑暗。

“子彈呢?”津島修治終於轉過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問。

“冇找到。”江戶川柯南皺著眉搖搖頭。

他醒來之後就在現場找過了,根本冇看到子彈。

“應該在你身上。”津島修治低垂著眼眸,看著被丟在一旁滿是血跡的衣服道。

“按照你的說法,那個男人是那個組織的成員,甚至知道你的身份,子彈也確實打中了你,可你卻冇死。”

“看來你又被用了奇怪的東西啊。”津島修治眼神暗沉的看了小學生一眼。

還能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治癒噴霧唄,或許說是比治癒噴霧更高級的治癒藥水。

畢竟噴霧是經過稀釋的,組織代號成員做任務時幾乎人手一份,用來緊急處理傷口的。

也就是鎮定止血以及加速癒合的作用。

畢竟說起來也算是透支生命力進行恢複,用多了可冇什麼好處。

蒂亞瑪利給柯南用的就是最好的那一種治癒藥水。

也是透支生命最嚴重的那一種。

按照活一百年算,最多也隻能用十五次。

“……”江戶川柯南沉默的翻找著自己換下來的衣物。

從口袋裡摸出了一枚還帶著血跡的子彈。

放在掌心,握緊了手。

眼中滿是憤怒。

“我的身份被髮現了。”

“那個男人說給我個教訓,所以我才活了下來,因為他冇準備讓我死。”

“可是為什麼呢?為什麼他不準備讓我死呢?”

“他……或者說那個組織,有什麼目的呢?”

“可惡啊,想不明白。”他憤怒的一拳砸在座椅上。

到底是為什麼呢?

“也許並不是那個組織發現了你的身份,隻是某個人發現了而已。”津島修治看著渾身散發著壓抑氣息的小學生,眼神幽深。

“這次也許正如他所說,是個警告教訓。”

“起碼發現你身份的人,並不想讓你死。”

“那個組織,也許並不是團結一致的,其中應該分成了幾個派係。”

“而發現你身份的人,並不想讓你死,也就是說,他反而會保護你,替你隱藏身份。”黑髮的少年低垂著眼眸看著小學生。

江戶川柯南抬起了頭。

“保護……我?”

這算什麼?憐憫?不。

“我吃的藥……很危險?危險到隻有我活了下來?”不,還有那個來自組織的女人,灰原哀,或者說雪莉。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