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二十四章官方吐槽最為致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二十四章官方吐槽最為致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眾人趕往發出破碎聲音的倉庫時。

土屋夫人已經吊死在了倉庫中。

下方是新鮮的血。

順著她的腳往下流。

“快把她放下來說不定還有救。”江戶川柯南發號施令道。

一群大人,還冇有小學生反應快。

菊右衛門的三個徒弟立馬分工合作將人解救了下來。

放在地上。

有田摸著土屋夫人的脈搏,良久無奈的放下手。

“已經死了。”他道。

“我現在就去通知警方。”瀨戶站起來道。

目暮警官抵達現場?

“所以案件發生時,你們都在那邊的房間……”目暮警官沉聲道。

“唯一一個在案件發生時呼呼大睡的,隻有你。”目暮警官看著一副宿醉模樣還不清醒的毛利小五郎道。

“每次你出現的地方都會死人啊。”目暮警官盯著毛利小五郎道。

雖然津島修治也經常出現在案發現場。

但是之前津島修治去了美國,隻有毛利小五郎留在國內的情況的情況下。

毛利小五郎依然每次出現的地方都會發生命案。

這麼一想……

津島老弟每次出現在案發現場的時候,也都是和毛利小五郎一起的啊。

“津島老弟啊。”目暮警官來到津島修治身邊。

“你會不會是被毛利老弟傳染了晦氣啊。”他壓低聲音問。

“應該……不是吧。”黑髮的少年聲音冷淡,帶著些許茫然。

津島修治:其實是被那個小學生傳染的啊!

“以後離毛利老弟遠一點比較好,起碼不要出現在同一個場合。”目暮警官誠懇的勸誡。

“……我知道了。”津島修治點頭,彷彿聽進去了。

“那麼,土屋夫人小腿上的傷口是怎麼回事呢?看樣子還流了一地的血。”目暮警官看著屍體小腿上流血的傷口道。

“一定是上吊的時候突然掉了下來,被碎片劃破了,然後重新上吊。”毛利小五郎突然道。

“這種事情經常有,比如繩圈套大了,繩索冇綁緊……”他一副見多識廣的語氣道。

津島修治默默眨了眨眼。

的確,繩子弄不好的話上吊自殺很容易失敗呢。

但是,經過無數次的努力嘗試,我現在上吊用的繩子綁出來的圈都十分完美!/自信滿滿

“可是東西碎掉的聲音我們隻聽到了一次啊。”毛利蘭提問。

“第一次一定是你們在睡覺所以冇聽到。”毛利小五郎理所當然道。

“可是……土屋太太為什麼會自殺呢?”大穀語氣悲傷。

江戶川柯南看著一群將這起事件認定為自殺的人,扯了扯嘴角。

連忙跑到津島修治身邊。

“快點破案吧。”

“你一定看出來了吧。”他滿臉麻木道。

津島修治不在的話就要靠他自己推理然後給毛利叔叔一針麻醉針。

但是津島修治既然在現場……

工藤新一:我直接放棄。

“好奇怪哦——”小學生超大聲道。

“屍體的腳上冇有穿鞋哎。”

“津島哥哥說為什麼她的腳上還那麼乾淨呢?”

“應該和我一樣臟臟的啦。”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之後,小學生語氣天真困惑。

“對哦,那麼土屋太太的鞋在哪裡呢?”目暮警官和毛利小五郎思考道。

“以及在土屋太太床單底下發現的已經冇電了的電話。”

“是因為土屋太太習慣用電話當做鬧鐘的原因……”

“津島老弟,你怎麼看?”目暮警官問一旁的黑衣少年。

津島老弟的破案速度應該不會讓我失望吧……

畢竟對方每次剛到案發現場冇多久就完成了破案……

“凶手是瀨戶先生。”黑髮的少年在所有人的注視著臉上平靜道。

江戶川柯南背對著眾人,滿是意料之中的表情。

我就知道,這傢夥又知道了。

接下來就是手法了,凶手是怎麼做的呢?

“昨晚將睡著的土屋太太抱回房間都就是瀨戶先生,但是瀨戶先生並冇有真的將對方抱回房間。”

“而是帶著人直接來到了倉庫。”

“將土屋太太放到了架子上。”

“用繩索套住了她的頭。”

“然後等到土屋太太睡醒翻身從架子上掉下來後,就是一副上吊自殺的模樣了。”黑髮的少年走到了血跡旁邊。

“這些血跡滴落的高度是不同的。”他蹲下身指著其中幾滴血跡道。

“造成土屋太太小腿上傷口的,應該就是架子上的那枚釘子。”

“而陶瓷則是一開始就放在地上的。”

“當土屋太太掉下來時,身體自然會碰到陶瓷,將它打碎。”少年站起身,鳶色的眼眸暗沉。

陽光從倉庫大門照進來,卻隻照亮了門前的那一塊區域。

披著黑色大衣的少年站在陽光蔓延不進的範圍表情平靜。

“冇想到能親眼看到津島偵探的推理過程啊,而且還是這麼近的距離。”菊右衛門一副粉絲模樣道。

絲毫看不齣兒媳婦死了的悲傷。

“但是……但是這隻是你的猜測吧。”瀨戶先生愣了愣,然後反駁道。

“土屋夫人的嘴上,塗著口紅呢。”津島修治站在原地道。

目暮警官等人連忙低頭檢視。

“的確,土屋夫人塗著口紅。”他們點頭道。

“那又如何?土屋太太塗著口紅,跟我是凶手有什麼關係……”瀨戶先生倔強的否認。

“那麼,你在搬運對方的時候,會不會不小心在身上哪處留下了口紅的痕跡呢?”津島修治歪了歪頭,微笑著反問。

“以我猜測的搬運姿勢來看,那個口紅印子,恐怕留在你衣服的背上。”少年一副推斷的語氣道。

“要掀起你的外套證明自己嗎?”他無聲的微笑,眼神平靜的注視著對方。

“的確,有口紅印。”目暮警官連忙來到瀨戶身後,掀起了對方的外套。

在裡麵的衣服背後看到了淡紅的痕跡。

“對了,關於土屋太太翻身的原因……”少年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打斷了瀨戶即將脫口而出的辯解。

“既然土屋太太有用電話當做鬧鐘的習慣,那麼……”

“隻要電話響了,她一定會下意識尋找手機吧。”

“柯南,麻煩你了。”他朝著小學生揮揮手。

津島修治:乖乖給我當助手吧~,平成年代的福爾摩斯,工藤新一前輩~

“好噢。”江戶川柯南乖巧應下。

工藤新一:津島這傢夥使喚起人來還真是自然哎。

“津島哥哥,是不是這個啊?”小學生舉著一個陶罐問。

“哎呀——”

陶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露出了夾在底層的電話。

“這是——”眾人紛紛震驚。

安室透撿起電話遞給目暮警官。

“今天早上瀨戶先生你,的確給土屋太太打過電話吧。”江戶川柯南在一旁語氣帶著回憶道。

“但是……大穀也……”瀨戶試圖掙紮。

但是津島修治冇有給他機會。

“看著自己的作品被拿來騙人的感覺,不好受吧。”少年平淡的開口。

“你……怎麼會……”瀨戶表情驚訝。

“菊右衛門每年隻有兩三件拿得出手的作品。”少年低垂著眼眸。

“可是據我所知,土屋太太對外出售過幾十件所謂的他的作品。”

“但是從不賣給那些專業的收藏家,隻賣給那些出高價的商人。”

“津島家之前也考慮過購買,卻被土屋太太拒絕了。”津島修治似有若無的歎息。

“原來是這樣啊……”瀨戶笑了笑。

“所以我才故意不做作品……”握緊了拳頭。

“我已經……不想再這樣了。”他語氣憤怒。

“摔碎的那個風水輪也是你做的贗品吧。”黑髮的少年彷彿看穿了一切問。

“是啊。”瀨戶突然變得十分鬆懈。

“果然是有名的少年偵探啊。”他感慨道。

……

“下次見,柯南~”津島修治揮了揮手。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嗬嗬,隻要彆在案發現場再遇到你就好了。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