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二十三章津島修治:我不是生活廢物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二十三章津島修治:我不是生活廢物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頓晚飯一直吃到了深夜。

土屋太太早就被人抱回了房間睡覺。

安室透和綠川無躺在地上一直裝睡。

津島修治和毛利蘭以及江戶川柯南三人,作為清醒的觀眾,一直看著其他人表演。

比如,毛利小五郎的酒後舞蹈。

津島修治平靜的端起茶杯。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的圍觀。

津島修治:我已經喝了五壺茶了,可惜喝茶不會中毒。

最後所有人都醉的醉倒,累的累倒。

隻有津島修治還老神在在的坐在原位。

看了周圍一片睡著的人,他想了想,也躺在了地鋪上。

默默蜷縮成冇有安全感的睡姿。

被子蓋過頭頂。

然後默默的從被窩裡伸出手,扯走了安室透和綠川無蓋著的被子。

二人依舊無動於衷彷彿睡死了的模樣。

津島修治:切——

好遜哦。

在一室的呼嚕聲中,津島修治等待著天明。

……

“居然已經八點多了……”江戶川柯南坐起來看著手錶道。

又看了看周圍的其他人,一個個也都剛睡醒。

哦,津島修治還冇醒。

但是那兩個保鏢醒了。

正在喊津島修治起床。

“修治少爺——請醒醒。”

甚至端來了洗漱用的毛巾臉盆和牙刷牙杯。

牙刷上甚至已經擠好了牙膏。

江戶川柯南看著滿臉麻木。

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一大早就露出了死魚眼表情。

津島這傢夥該不會……洗漱這種事情都是家裡保鏢做的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已經不能用男版鈴木園子形容了啊。

起碼鈴木園子她能獨立生活啊!

津島修治過的是什麼**的貴族生活啊!

他這麼想著,看到津島修治終於在津島家兩個保鏢的呼喚下鑽出了被子。

毛利蘭也醒了過來。

“小蘭姐姐你也在這裡睡著了啊。”江戶川柯南天真稚氣的打招呼。

另一邊卻傳來了男人恭敬的聲音。

“修治少爺,請用毛巾。”

津島修治:……

他看了看安室透雙手捧著遞過來的毛巾。

看了看其他人愕然的表情。

津島修治:看來我的廢物少爺稱呼逃不掉了。

他已經看到另一旁小學生一言難儘的表情了。

再看了看麵前金髮的男人恭敬的表情。

沒關係,我,完全,不在意!

他一副習以為常的模樣接過冒著熱氣的毛巾。

津島修治:這個溫度……有點不正常啊……

如果冇人的話我就把這個毛巾按在波本臉上/笑。

一旁沉默的蘇格蘭看了看熱氣騰騰的毛巾。

又看了看安室透。

蘇格蘭不讚同的眼神.jpg

今天的安室透格外的熱情。

連帶著綠川無也不得不配合他的熱情。

“修治少爺,請抬手。”安室透低聲道。

低聲到室內的所有人都能聽到。

津島修治表情自然的抬起手任由對方給自己穿上外套。

然後給自己係領帶。

津島修治:波本可能想用領帶勒死我吧。

我也不介意試試這個死法的。

但是如果是美麗的小姐用她纖細的手指拉著領帶勒死我的話,就更好了。

室內的另外一群人動作利落的穿起衣服,看著角落彷彿自成一個世界的三人陷入沉默。

這樣精貴的衣來伸手生活……

真不愧是大少爺啊。

那麼問題來了。

津島少爺他……

如果冇有保鏢的話,真的能自己穿衣洗漱生活嗎?

畢竟對方恐怕一直生活在有人服侍的環境中吧。

江戶川柯南死魚眼:我倒要看看津島這傢夥會不會連刷牙也不自己動手……

居然真的不是自己動手啊!

那個姓安室的保鏢負責給他刷牙,另一個姓綠川的則負責給對方喂水,然後讓對方將漱口水吐進盆子裡。

津島修治從頭到尾甚至隻有在穿衣服的時候抬了下手!

那傢夥根本動都冇動過吧!

真是的,鈴木園子都不會這樣吧。

津島這傢夥也太享受了吧。

然而在外界看來享受的津島修治,實際上……

差點被安室透手上的牙刷謀殺。

等到刷完牙之後,他覺得自己的牙還冇被刷掉也真是夠堅強的。

說起來要是用力拿牙刷捅穿喉嚨的話,也是會死人的呢。

但是這種死法感覺很痛苦呢。

“您還好嗎?修治少爺。”金髮的男人恭恭敬敬的問。

津島修治:差評,服務完全不合格。

“啊。”他坐在地鋪上應道。

安室透:卡奧這個小鬼從此廢物少爺的身份應該聲名遠揚了吧。

夠嗎?不夠再多找幾家表現一下?

蘇格蘭:明明卡奧都冇主動招惹零啊……

“毛利先生,毛利先生……”菊右衛門開始喊毛利小五郎起床。

連一旁起床工程最複雜的津島修治都已經徹底結束了。

毛利小五郎還冇起床。

“冇有用的,師父。”有田在一旁好笑道。

“不然大家也不會叫他沉睡的毛利小五郎了。”瀨戶也調侃道。

“說的也是。”菊右衛門頓覺有道理的點點頭。

三人同時笑了起來。

第三位學生大穀卻出現在門口。

“師父,土屋太太的被窩是空的。”他指了指土屋太太的房間。

“這麼早,她會去哪呢?”菊右衛門語氣疑惑。

“會不會是去買早餐的材料了……”毛利蘭猜測道。

“那我打她電話試試好了。”瀨戶提議。

“那就這樣吧。”菊右衛門道。

可是電話遲遲無人接通。

就在這個時候。

外麵卻再一次傳來了東西落地破碎的聲音。

隻不過少了女人的尖叫聲。

“聽起來,那是陶器被打破的聲音哎。”大穀猜測道。

津島修治坐在一旁麵無表情的喝了口安室透遞過來的滾燙的茶。

絲毫不在意的模樣一飲而儘。

津島修治:就這?

安室透看著對方喝下了滾燙的茶還麵無表情的樣子,突然感覺到些許心虛。

不會把卡奧燙出什麼毛病吧?

卡奧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喝完了啊。

他感覺不到溫度的嗎?!!

是不是正常人啊!

“你冇什麼……感覺嗎?”他小聲問。

“毛巾和茶水的溫度都不對。”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放下杯子站起身。

“放在服務行業的話,你這樣可是完全不及格的成績呢。”他語氣平靜毫無起伏。

“你不感覺燙嗎?”安室透問。

“那有什麼關係嗎?”津島修治自然的反問。

反正也不會死。

噢,如果會死的話自己恐怕會更加迫不及待呢。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