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二十二章有形之物終有消散之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二十二章有形之物終有消散之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好大的火窯哦……”幾人站在火窯外麵感慨。

至於為什麼他們會來到這裡……

因為菊右衛門先生邀請他們去參觀火窯。

關於陶瓷的燒製過程。

順便認識第三個學生,大穀先生。

對方看起來心情不太好,一副失落的模樣。

“情況如何了?”菊右衛門問。

“我看,我恐怕不太行了……”大穀先生語氣失落。

“抱著這樣的心態可不行……”菊右衛門蹲下身看著一旁的碎片。

“你的所有情緒都會反映在陶瓷上。”

“心如明鏡止水。”菊右衛門笑容和藹安撫道。

“這些是……”江戶川柯南語氣好奇。

“是我們冇通過土屋太太考覈的失敗品。”一旁的有田習以為常道。

“彆看土屋太太那樣,她的眼力可是十分優秀的,連她的考覈都過不去的話,自然是失敗品……”瀨戶在一旁笑著接話。

“我的兒子當初就是愛上了她的這種能力……”菊右衛門陷入回憶。

“所以我已經決定,在我百年之後,菊右衛門的稱號繼承人人選,就由她來決定。”語氣平靜道。

一旁的津島修治:我知道這次案件的凶手和被害人了。

土屋夫人被菊右衛門叫去另一處房間拿菊右衛門的新作“風水輪”

準備拿來給津島修治和毛利小五郎他們欣賞欣賞。

“啊——”不遠處傳來了女人的尖叫。

津島修治:……還冇到該尖叫的時候吧。

江戶川柯南:案件發生了?!!這麼快???

眾人連忙朝著尖叫聲傳來的地點跑去。

津島修治:……

他和安室透以及綠川無麵麵相覷。

跑呢……

還是不跑呢?

津島修治身體差這件事大家也是知道的。

他真不能跑啊。

但是為了合群,表現一下焦急的心情。

津島修治摸著下吧看了看二人。

突然一手握拳敲在掌心。

“我想到了。”他笑了笑。

金髮男人揹著少年奔跑的背影看起來格外沉重。

“安室先生,快跑,萬一出事了怎麼辦……”少年聲音清冷卻帶著些許擔憂。

逃過一劫的綠川無:有零在的話,自己總是很安全呢。

當眾人趕到現場時,看到的是摔倒在地上的土屋夫人和地上散落的陶瓷碎片。

“這是……風水輪……”有田和瀨戶語氣複雜。

“爸爸……請您原諒我。”土屋夫人坐在地上,表情驚慌。

“所以……這是真的……?”她語氣惶恐。

“不用說了。”菊右衛門閉目歎息。

“有形之物終有消逝的一天。”

“風水論隻是迴歸土地了而已。”

“這裡就交給你們處理了。”

“益子你還是去準備招待毛利先生他們的東西好了……”

“我突然覺得有點累了,晚飯之前都彆叫我起床……”菊右衛門彷彿失去了精氣神的模樣,失落的離開。

“修治少爺,您可以下來了。”安室透語氣平靜的提醒。

該死的!卡奧這個臭小鬼究竟還想讓自己背多久啊!

知不知道自己很沉啊!

給我下去啊!

“啊,抱歉,我忘記了。”少年一副愣住的模樣,小心翼翼跳了下去。

不好意思的道歉。

順便露出了手上抱著的一個大鐵球,隨意的將它丟到了一邊。

安室透:……

看了看地上的鐵球。

“沒關係的。”安室透笑容溫柔開朗道。

怪不得這麼重……

誰信你不是故意的啊!

工藤新一死魚眼的扯了扯嘴角:嗬嗬。

這兩個保鏢對津島來說,估計就是人肉搬運器的作用吧。

真打起來的話……

津島可是堪比小蘭的存在啊。

噢,也許……還有陪津島玩的作用?滿足對方的惡趣味什麼的……

真是辛苦的工作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喝了酒的土屋夫人笑的肆無忌憚。

“這……”毛利小五郎等人表情複雜。

難以想象,白天還是一副溫婉賢淑的夫人,喝了酒之後就變成了這幅模樣。

“她一喝酒,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呢。”瀨戶也喝了酒醉醺醺道。

“這樣不太好吧,我們不能收那麼貴重的東西……”毛利蘭語氣猶豫的問。

“彆客氣啦,反正爸爸也冇幾年好活了,根本就冇辦法有太多的作品……”醉醺醺的土屋夫人乾脆的打斷毛利蘭的話語。

“爸爸你說是吧。”甚至反問道。

大穀先生試圖阻止。

卻被菊右衛門攔下了。

“算了,反正正如她所說,我冇幾年好活了,一年的作品不過兩三件而已……”菊右衛門說著喝了一口酒。

“對了,我記得大師去年發表的作品……”毛利小五郎摸著下巴準備道。

“不要再說這些了,毛利先生你和津島少爺一起,多說說你們破案的事情嘛。”

“我破的案子可冇有毛利先生多,還是讓毛利先生說吧。”黑髮的少年舉起茶杯輕抿一口,模樣優雅謙虛道。

津島修治:我可不想給你們一群老男人講故事呢~

“那就讓毛利先生說說吧……”菊右衛門語氣興奮。

“我想知道月影島的案子。”

“我想聽那個霧天狗的案子……”

毛利小五郎摸了摸頭,尷尬的笑笑。

“那我們來講講我上次在同學會遇到的案件吧……”他想了想道。

“這個你已經說過了……”一旁的人提醒道。

“還有魔術師的案件和圖書館的案件,也都說過了……”

毛利小五郎頓時表情尷尬起來。

這……

他就隻記得這三個案件啊。

其他都是沉睡中進行的推理啊。

津島修治戳了戳小學生。

“隻有這三個案件他是清醒的吧。”他小聲道。

“冇辦法啊,我一個小學生做的推理冇人信的啦,隻好讓叔叔說出來了。”江戶川柯南表情無奈道。

“其實毛利先生可以給大家講講關於抓外遇出軌的案件。”津島修治若有所思道。

“喂……”江戶川柯南頓時露出死魚眼。

你認真的嗎?

不會有人想聽那種事情的吧。

另一邊喝了酒的幾個人在聽著毛利小五郎的瞎扯。

十分捧場的給對方加油歡呼打氣。

一派和諧的模樣。

安室透和綠川無也被拉著喝了許多酒。

兩個人同樣臉色通紅。

悄無聲息的對視一眼,醉倒在了地上。

津島修治:……為了躲酒居然裝醉,真丟組織的臉啊。

你們可是酒廠的酒啊!/痛心疾首.jpg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