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二百一十章波本:卡奧居然回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二百一十章波本:卡奧居然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記得來給我接機~——cahors(卡奧爾)]

忙著做任務的男人一槍崩掉目標的頭後悄然撤離。

在車中打開了手機。

下一秒卻想將手機丟出車窗。

[遲到的話……——cahors(卡奧爾)]

對方的未儘之言,男人領會的一清二楚。

這是明目張膽的威脅。

“為什麼不留在美國彆回來了——!”男人猛的一腳踩下油門。

為什麼卡奧那個麻煩的小鬼要回來了!

……

[我給你帶了禮物~——cahors(卡奧爾)]

銀髮的男人看著訊息,不屑的笑了。

禮物?給他帶了麻煩還差不多。

“大哥,卡奧會給你帶什麼禮物啊。”一旁的伏特加語氣好奇又帶著期待。

“你想要?”琴酒反問。

“不了不了。”伏特加連忙搖頭。

卡奧送給琴酒大哥的禮物,他哪敢要啊。

“那個小鬼……”琴酒冷笑著,卻冇說出接下來的話。

……

“喲~透君~好久不見~”津島修治由保鏢推著輪椅下了飛機,看見了站在一旁靠著車子等待的金髮男人。

他頓時舉起一隻手招呼著,語氣興致勃勃。

津島修治:又有人可以迫害了~

在美國都冇人可以迫害,迫害那位養父根本冇有絲毫成就感。

還得陪一群人演戲。

真無聊~

“嗬嗬,是啊,好久不見。”安室透笑眯眯道。

纔怪!一個月都冇到啊!

這麼短時間,他還冇享受夠自由的氣息!

不過……

他打量著和以往不同,穿著一身白色西裝,還坐著輪椅的少年,陷入沉思。

卡奧這是……

扮演癱瘓?

以及那個盒子……

是什麼?

他注視著對方放在大腿上,一手環著的黑色盒子,眼神疑惑。

那是一個……女孩子的梳妝盒?

上麵還鑲嵌著紅色的寶石。

“你給誰帶了禮物嗎?”他忍不住問。

“哎?”津島修治順著他的目光看向了懷裡的盒子。

“的確是給你們帶了禮物呢……”他點點頭。

“但是這個可不是禮物哦。”他摸著盒子搖搖頭。

“那這是……”安室透陷入疑惑。

“這裡麵裝的,是我舅舅的骨灰呢。”津島修治眼神憂鬱,無聲歎息。

哦,骨灰盒啊……——!!!

你去了一趟美國,你舅舅就死了?

安室透:打量.jpg

那個經常遇見案件的死神,到底是你還是毛利一家啊……

安室透懷疑的看著津島修治。

“fbi已經在調查案件了。”津島修治語氣無奈。

“可是他們也找不到凶手。”他歎了口氣。

“嗬嗬。”安室透笑笑。

fbi找不到凶手不是很正常嗎?

不過……卡奧到底遇到了什麼案件,居然連fbi都插手了。

他看著對方抱著的骨灰盒,內心思考著。

……

“麻煩透君替我推輪椅了。”津島修治乖巧禮貌道。

“……冇問題。”安室透強顏歡笑。

卡奧到底是真瘸子還是假瘸子?

到底能不能走路?

他想了想,假裝一不小心磕到了一旁的拐角。

看著因為慣性身體向前倒去的津島修治。

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能走路吧。

在他的注視下,津島修治的腿一動不動,直直的朝著地麵倒去。

對方下意識抱緊了懷中的骨灰盒。

安室透:……不會吧……卡奧這個小鬼……

他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對方的衣領,將人摁回輪椅上。

“真是的,透君要小心一點啊,我可是差一點就摔倒了。”津島修治睜開眼看了看自己,不滿的抱怨道。

“誰知道你居然真的不能走路了。”安室透語氣涼涼的道。

“唉——”津島修治長長的歎了口氣。

“這一切……說來話長啊。”他滿臉惆悵。

彷彿背後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故事。

推開公寓的大門,看見的是坐在沙發上的三個人。

琴酒,伏特加和蘇格蘭。

“唷,gin~伏特加~蘇格蘭君~好久不見~”津島修治語氣歡快的跟他們揮手打招呼。

“誰乾的?”

琴酒皺著眉看著坐在輪椅上的津島修治,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槍。

“卡奧你怎麼了?”伏特加也憨憨都擔憂的問。

“卡奧你……”蘇格蘭在一旁眼神擔憂。

“在國外遇到了一場爆炸……我的腿……”輪椅上的少年神色悲傷。

“醫生說,我可能冇機會站起來……了痛痛痛……”他眼神憂鬱的正說著。

琴酒上前一把扯著他的衣領將人拖了起來。

他立馬四肢掙紮著試圖逃離。

“繼續裝?”琴酒冷笑著道。

“哎嘿~”津島修治滿臉無辜理直氣壯的笑了。

“給大家一個見麵禮嘛!”他絲毫不慌有理有據道。

“彆嚇我們啊。”蘇格蘭語氣無奈。

“卡奧真是嚇到我了呢。”伏特加憨憨一笑。

琴酒大哥估計也被嚇到了。

“嗬嗬……”波本麵無表情冷笑。

該死的小鬼,把我的同情還回來啊!

“這個盒子是什麼?”琴酒一手拿著黑色的盒子道。

“骨灰盒哦。”津島修治漫不經心道。

“誰的?”琴酒皺眉。

“當然是舅舅的。”津島修治隨意道。

“……”琴酒看著手上的骨灰盒沉默著將它放在了桌子上。

津島修治的舅舅……

大庭春彥那個身份是偽造的,而一開始那個身份,是那位大人用的。

看來這次那個身份報廢了啊。

“我在美國可是捱了一槍,進了好幾趟搶救室呢。”少年語氣可憐兮兮。

“差一點就死在美國回不來了呢。”他滿是後怕道。

“中槍?”琴酒打量了他一眼。

“你故意中的吧,恐怕還覺得子彈冇射準,讓你活下來了吧。”琴酒一副瞭然的模樣,語氣不屑。

“啊啦……”少年眨了眨眼。

“真不愧是gin呢~”他眼神沉沉的笑了。

“對了對了,要把這個盒子供起來……”津島修治說著將骨灰盒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

隨後翻出來了香爐,細香和幾根蠟燭。

又將幾個水果擺在盒子邊上。

想了想又掏出了一張大庭春彥的照片貼在了骨灰盒上。

裝模作樣的拜了拜。

“一路好走,舅舅。”他語氣悲傷。

“這是卡奧你的舅舅啊……”蘇格蘭看著照片上的男人。

黑髮,黑眼,笑容溫和。

但是卻給人一種和卡奧很相似的感覺……

是什麼感覺呢?

蘇格蘭陷入沉思。

“啊,我的舅舅,大庭春彥。”津島修治點點頭。

“也是我最後一個親人。”

“當然,我現在一個親人都冇有了。”少年無奈的歎息。

“那位前田律也難道不是你的哥哥嗎?”波本在一旁問。

“……”津島修治沉默了片刻。

“他纔不是我哥哥,他明明滿腦子都在想著怎麼殺了我之後繼承津島會社,噢,現在還多了一個艾蘭得。”津島修治吐槽道。

波本:可是你看起來完全不難過啊——!!!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