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一百九十八章向債主借錢還債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一百九十八章向債主借錢還債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修治對於野獸是什麼看法呢?”大庭春彥在車上問道。

“那是人類的問題。”津島修治語氣平靜。

*“所謂的人不過是擁有神性的野獸罷了,憤怒,掠奪,自私,生存,虛榮等野獸的本性依舊存在。”

“但是修治你身上完全冇有這些情緒。”他語氣透露著欣慰和驕傲。

“我隻是個旁觀者。”津島修治眼神暗沉。

從不畏懼死亡,也從未有過掠奪的**。

“所以人類隻是擁有些許神性的野獸,而修治你……”大庭春彥語氣溫和。

“是神一樣的孩子。”微笑著道。

看著津島修治的眼神中,有著對待同類的情緒,和看待藝術品的讚歎。

津島修治一言不發的看著窗外。

……

回到住宅。

“早點睡覺吧,不然也許會長不高呢。”大庭春彥輕笑著道。

津島修治:……估計的確長不高了呢。

即使再怎麼早睡,身高這種東西,估計也不會變了。

畢竟……

柯學世界柯學時間呢。

而且……

他躺在床上翻了個身。

如果不睡覺也不會死的話,為什麼還要睡覺呢。

連熬夜猝死這個選項都被劃掉了啊。

他坐起身,下了床。

決定給自己找找有趣的事情做。

比如……

他打開窗看了看外麵的夜色。

低頭看了看樓下房間的陽台。

直接翻身跳了下去。

避開了所有隱秘的觸發機關的位置。

拉開了窗簾。

“晚上好——!”他突然語氣歡快的大聲打招呼。

“晚上好,修治。”站在窗簾背後的人語氣溫和的同時打招呼。

毫不意外,習以為常的模樣。

二人沉默的對視。

津島修治:應該直接扔炸彈打招呼的。

下次就這麼做吧。

“睡不著的話,要聽睡前故事嗎?”大庭春彥語氣帶著些許期待。

“不要。”津島修治果斷拒絕。

“這樣啊。”大庭春彥失落的歎息。

“冇有人會想聽你讀的睡前故事的,死心吧。”津島修治麵無表情的吐槽。

小時候的這位可是給他讀過不少睡前故事。

讀完之後給睡不著的津島修治打鎮定劑。

然後等津島修治睜眼的時候,他就被丟到了不知道哪裡。

比如聽完農夫與蛇之後,剛睜開眼的津島修治下一秒就被丟到了蛇窟。

和密密麻麻的蛇安靜的對視。

度過了和平安逸的三天三夜。

“故事怎麼比得上親自體會更有代入感呢?”大庭春彥一副用心良苦的模樣。

津島修治:……就算親自體會,我也冇什麼代入感啊……

就像你炸了那麼多次廚房,體會的不少了吧?難道學會下廚了?

“叮咚——”

“叮咚——”沉悶的門鈴聲打破夜晚的平靜。

“看來有客人來了呢。”大庭春彥透過窗戶看向大門處道。

“一起去見見這位深夜拜訪的客人吧。”他道。

……

“阿秋……”

渾身濕漉漉的男人站在門外打了個噴嚏,再次按響了門鈴。

鐵門緩緩打開。

“請這邊來。”門口的保鏢替他帶路。

“春彥先生和修治少爺稍後下來。”保鏢替他端上熱茶。

“啊,阿秋……我不著急,請問能借下你們的浴室洗個澡……阿秋……嗎?”男人瑟瑟發抖的不斷打著噴嚏。

“當然冇問題,請跟我來。”保鏢回答的從容不迫。

洗了個舒適的熱水澡,換上烘乾的溫暖衣服時,男人舒服的喟歎。

終於從容的坐在沙發上,喝著溫熱的茶水,等候著主人的到來。

他的目的……

當然是來借錢的。

不還上那邊的錢,估計會有殺手來暗殺他。

還是趁早還上比較好。

在認識的人中,配讓他開口借錢的,也就隻有大庭春彥一個人了。

其他人連借錢給他的資格都冇有。

大庭春彥裹著米色的睡袍坐在輪椅上下了樓。

“晚上好,阿爾維斯。”

“大晚上登門拜訪,可不像你的作風。”他聲音帶著剛睡醒的低沉道。

穿著襯衫長褲的少年也下了樓。

“是畫師先生啊……”他站在樓梯上看著大廳沙發上坐著的男人道。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他邁著沉重的步伐來到大廳,窩進單人沙發上,模樣倦怠。

保鏢端來兩杯咖啡,放在津島修治和大庭春彥麵前。

津島修治攪拌著咖啡,從身上掏出一板膠囊,倒出兩粒,就著咖啡吞服。

“小少爺生病了嗎?”阿爾維斯禮貌性的關心了一句。

“隻是有些頭疼。”少年將藥吞下後搖搖頭。

“這樣啊,小少爺還是要多注意身體纔是。”阿爾維斯勸說道。

大庭春彥看這津島修治就著咖啡將藥吞下後搖搖頭。

修治又開始了呢。

這兩個一起服用的效果也很危險呢。

不過……

修治開心就好。

“阿爾維斯,有什麼事情就快點說吧,修治可是需要早睡的。”大庭春彥也喝了口咖啡道。

“這個嘛……”男人摸著後腦勺吊兒郎當的笑笑。

“也就是想跟你借點錢。”他搓了搓拇指和食指示意。

“可以,要多少。”大庭春彥平靜地點點頭。

“……這個數?”阿爾維斯試探性的舉起一隻手。

“五億?”大庭春彥看著對方舉起的巴掌道。

“冇問題。”他毫不猶豫的答應道。

一旁的保鏢遞過支票,他隨意寫下金額和簽名之後放在茶幾上,推向對方。

“哎?”阿爾維斯愣住了。

他其實隻想借五千萬來著……

要不要說呢?

“我隻需要五千萬就夠了。”他想了想,還是說了自己需要的金額。

“五千萬就夠了嗎?”大庭春彥看了他一眼。

“那好吧。”笑容溫和而無奈。

示意保鏢重新遞上支票,再一次寫下金額和數字,放在茶幾上推向他。

而原本的那張五億的支票,則被撕成了碎片。

“春彥先生,還真是夠大方的呢。”阿爾維斯看著茶幾上的支票。

“對於我這種人都能毫不猶豫的答應借錢的要求。”語氣感慨。

“能問問為什麼嗎?都不擔心我跑了嗎?”衷心的提出疑問。

“要知道,我可是被稱為流浪的畫師呢。”他調侃自己。

“因為我覺得自己和阿爾維斯先生,算得上是朋友。”裹著米色睡袍,黑髮的男人坐在輪椅上,笑容溫和。

“如果實在過意不去的話,就多給我和修治畫幾幅畫吧。”大庭春彥這麼說道。

津島修治內心不由自主的為他的演技鼓掌。

你當然不在意借錢給他,反正阿爾維斯最後都要還給你的。

問你借五千萬還艾維瑟斯上的賭場,然後還要還你五千萬。

還會因為感動免費給你畫畫。

穩賺不賠的生意啊。

阿爾維斯明顯一副被打動的姿態。

收起了支票。

“的確,我們是朋友。”他這麼說道。

大庭春彥笑而不語。

津島修治捧著咖啡沉默以對。

你們開心就好。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