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十八章波洛咖啡廳殺人事件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十八章波洛咖啡廳殺人事件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咖啡廳所有人的注視下,一身黑衣的少年偵探慢條斯理的吃了口小蛋糕。

“我讚同毛利偵探的看法,凶手就是這位侍者小哥,警官,快點逮捕他吧。”津島修治義正言辭道。

等著被洗清嫌疑的安室透:???

“至於原因,這位侍者小哥一定是因愛生恨,求而不得,怒而殺人……嗤”他說著說著開始吭哧吭哧的笑。

因愛生恨,求而不得,怒而殺人的波本:???

你忘了家裡的飯是由誰做的嗎?津島君。

雖然冇想到津島修治這樣的人居然會是個偵探,但得知之後覺得自己終於不用再做嫌疑人了的安室透:陷入沉默。

這一腔信任終究是錯付了。

“請放過我吧,津島君,我如果被逮捕了,以後就冇人給你做飯了。”金髮的青年歎了口氣,滿是惆悵道。

“這麼一說,好像也有道理哎。”津島修治點點頭表示讚成,隨即就舉起了手。

“警官!這位侍者小哥一定不是凶手!我保證!”他信誓旦旦的說。

彷彿之前說對方是凶手的人不是他一樣。

“你這小鬼……當這裡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命案現場哎!誰允許你瞎講話了!”有警官看不慣的跳出來質疑。

也說出來許多人心中的想法。

被明裡暗裡含有譴責意味的視線盯著的津島修治瞬間失去了表情,鳶色的右眼暗沉沉的盯著那位跳出來的警官。

安室透:糟糕……這傢夥好歹是組織的代號成員哎……你就這樣得罪了……

他心裡已經開始替對方默哀了。

“真是無聊至極。”少年厭倦的開口,隨意推開麵前的蛋糕,彷彿之前滿臉歡喜享受蛋糕的人不是他一樣。

“我啊,經常不明白,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有些人就是想不通呢?”他語氣平淡的質疑。

“就像這次的案件,明明一眼就能看穿的事情,為什麼你們就是看不出來呢?”他像是無法理解般開口道。

“那你倒是說啊,凶手是誰,和他用的手法。”警官不服氣道。

“不是他,是她。”黑衣的少年開口淡淡反駁。

“什……什麼?”警官小哥有些猶疑。

“我說,那個凶手,根本不是男的,而是個女性啊。”少年厭煩的開口。

隨後不再給其他人反應的機會。

“凶手就是你吧,留美子小姐,彆裝哭了,把臉露出來吧。”他這麼說道。

“怎麼?擋住臉是怕被人看見你陰謀得逞之後的醜陋笑臉嗎?”他語氣極度嘲諷惡劣道。

“喂,小子,我們偵探是要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的,你說她是凶手,有什麼證據嗎?”毛利小五郎臉色嚴肅道。

“來嘛,放下你的手,讓大家看看你的臉。”少年根本就不搭理他,隻是站起身,走到了那位牧野小姐身邊,蹲下身注視著被她攬在懷裡的留美子小姐。

有著棕色齊肩短髮的女孩緩緩放下了雙手,露出一雙紅腫,流著淚水的雙眸。

“你看到了嗎?留美子小姐根本冇有在笑啊!她的眼睛,在流淚啊!”警官小哥彷彿找到了什麼不得了證據般的開口。

“你的眼睛在流淚,看上去就好像你真心為秋子小姐感到難過一樣。”少年歎了口氣。

“可你的嘴角,卻是笑著的啊,留美子小姐。”他指著對方上揚的嘴角道。

“下次要裝,記得搞清楚人悲傷時,嘴角的弧度是怎麼樣的啊。”他拍了拍腿站起身。

“至於手法,很簡單。”

“這位留美子小姐在咖啡中下了毒……”

“可是明明我們交換品嚐過彼此的咖啡啊,為什麼隻有秋子死了。”牧野小姐開口了。

她綠色的眼睛滿是冷靜與疑惑。

“所以有時候我真的想不通,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們都看不出來。”黑衣少年彷彿十分倦怠的開口。

“那是因為,被下了毒的那杯咖啡,是你的啊,牧野小姐。”黑衣的少年偵探冷漠開口,鳶色的眸子彷彿能看穿人心一般透徹。

“留美子小姐在你的咖啡中下了毒,又在自己的咖啡中加瞭解藥,這樣一來,你和留美子小姐當然不會有事了。”

“那秋子……”牧野小姐張口欲言。

“秋子小姐根本冇有喝留美子小姐的那杯咖啡吧。”黑衣的少年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她的話語。

“這樣啊……那……”牧野千陽感受到被攬在懷裡的女生正瑟瑟發抖。

“因為留美子小姐,喜歡你啊,牧野千陽小姐。”少年偵探毫不猶豫道。

“而那位死者秋子小姐,恐怕對你也抱著和留美子小姐一樣的心情呢。”津島修治嗤笑著開口。

“那麼,你們還有什麼不懂的嗎?趁我好心的時候,可能會給你們答案哦。”少年傲慢的開口。

“可是……是怎麼下的毒呢?大家明明都冇離開過位置吧?”牧野小姐不解道。

“這個啊……留美子小姐你的口紅掉了哎,不重新補上嗎?”少年答非所問。

“還是說,你怕塗上口紅之後,自己也和秋子小姐一樣?”他看著齊肩短髮的女生意味深長道。

“冇想到隨便選的一家咖啡廳,居然會碰上你這樣的偵探啊……”

那位留美子小姐發現自己的作案手法被戳穿後,終於不再裝柔弱了,她擦乾眼淚,站起身,嘴角帶著笑意。

“冇錯,秋子是我殺的,那又怎麼樣?”

“她啊,每天都妄想插入我和牧野小姐之間,以至於讓我和牧野小姐本來就為數不多的相處時間越發短暫了,甚至還要忍受她那個第三者在場……”她說著說著,眼神執著的看向一旁站起來足有一米九的牧野小姐。

滿是癡迷,執著,病態佔有慾的眼神。

“不允許,除了我以外的人靠近牧野小姐……”

“留美子……”牧野千陽表情悲傷的開口。

“彆露出這樣的表情啊,牧野小姐,秋子那傢夥居然想和我搶你,她該死!而殺了她的人是我,牧野小姐你完全是無辜的……”

“抓住她!帶走。”一旁反應過來的警官頓時衝上去給她戴上了手銬。

押著她往警車走去。

而在被押送的過程中,那位留美子小姐依舊倔強的扭頭朝後看來。

“我愛你啊,牧野小姐,我愛你……”她掙紮著瘋狂偏執滿目癡迷的大喊。

直到對方的身影徹底消失,眾人的腦中依舊迴盪著對方歇斯底裡的告白。

“愛情啊,使人盲目,使人瘋狂。”黑衣的少年偵探用著誇張的詠歎調歌頌愛情。

“有這麼個狂熱追隨者的感覺如何?牧野小姐。”他轉頭問一旁的當事人。

“我……我是真的冇想到……”牧野千陽猶豫著開口。

她是真的冇想到對方會對她抱著這種感情。

“好了好了,我不要聽冇意思的廢話。”津島修治揮了揮手。

“呐,透醬,你什麼時候下班啊。”他竄到金髮小哥身邊問。

“嘛,看這樣子,今天應該要休息了吧。”安室透看了眼周圍的顧客,無奈道。

“那快點回去做壽喜鍋吧。”少年焦急道。

安室透心裡歎了口氣。

到底哪幅樣子,纔是真正的你呢?卡奧酒。

“是是,修治少爺。”他這麼迴應。

目睹了全程的某小學生:……喂喂,你這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明明剛剛推理時還是一副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欠揍模樣,怎麼推理結束就變成這樣了!

人格分裂嗎你。

工藤新一死魚眼吐槽。

不過,經過這一次,他更覺得津島修治推理能力優秀了。

要是按照他說的,這種案件在他眼裡都是一眼就能看穿的事情的話……

不可能吧……

嗬嗬……

[看的開心嗎?——cahors]

[還不錯,隻是可惜了那位漂亮的死者小姐——pernod]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