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一百六十七章那個偷花的小賊你彆跑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一百六十七章那個偷花的小賊你彆跑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晚,剛和人食戟完的安室透穿著白色調廚師服開著車。

卡奧說的最後一場食戟……

不可信!/歎氣。

副駕駛坐著穿著休閒西裝的綠川無。

津島修治坐在後座,眼神虛無的望著窗外。

“下雨了……”他伸出手貼著車窗。

看著雨水不斷的從玻璃上滑落。

他眼神突然聚焦,注視著一個方向。

“停車。”他叫住了安室透。

“搞什麼……?”安室透語氣疑惑,卻還是停下了車。

“我要去看花。”津島修治打開車門,下了車。

風吹起他的頭髮,露出了被遮擋住的麵頰。

“波本和蘇格蘭先走吧。”他站在雨裡,語氣虛無。

隨後轉身走向另一邊。

“這個任性的小鬼……”

“又想做什麼啊!”

這麼大的雨去哪看花?大晚上的有什麼好看的!

安室透握緊了方向盤,內心憤憤不平的吐槽。

“晚上不太安全,還是跟上吧。”蘇格蘭看著少年遠去的背影,也下了車。

“車就交給你了,零。”他拿著傘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喂——景光……”安室透一個人坐在駕駛位,看著空了車,突然癱在了位置上。

你說的不太安全,是說卡奧……還是說遇到卡奧的人啊……

“真是個任性的小鬼。”

……

蘇格蘭撐著傘追上津島修治時,對方的頭髮已經被雨打濕,雨水順著髮梢和臉頰滴落。

津島修治卻毫不在意,彷彿感受不到一般,臉上表情可以稱得上是欣喜。

“蘇格蘭你看。”他指著圍牆上方探出的一枝白梅。

鳶色的眼睛倒映著月光,也像是發著光。

“很好看吧。”他語氣讚歎的站在圍牆下,仰著頭注視著高高的一枝白梅。

細小的雨水飄進他的眼中,他卻眨也不眨的,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的確是很漂亮的梅花呢。”蘇格蘭打著傘站在他身後道。

他看著前方頭也不回的少年,再一次失去了對對方的認知。

[明明給他撐著傘,卻感覺他依然在淋雨]

那個任性的要求零和其他人食戟的卡奧,動不動就自殺的卡奧,對其他人惡作劇的卡奧。

對其他人說睡覺會做噩夢的津島修治,依然無法麵對某些事的津島修治……

和麪前這個平靜的少年。

到底哪個纔是他的真麵目。

“喜歡的話就摘回去啊。”打著傘的安室透從他們身後走來。

真是的,這麼大雨突然要求停車,結果就為了淋雨看花。

卡奧這小鬼指不定有點毛病。

等等,卡奧是真的有病來著。

嗯……正常人也不會天天自殺。

卡奧下次看心理醫生的時間安排在什麼時候來著……

“拿著。”他把傘塞到津島修治手裡。

看了看四周,退後了幾步,借力翻上了圍牆。

站在圍牆上伸出手準備折下那枝白梅。

“是誰?!!!”院子內傳來了東西落地的聲音。

“有人翻牆偷東西了!!!”緊跟著就是人的尖叫聲。

漆黑的院子頓時傳來嘈雜的人聲,瞬間燈火通明。

圍牆上的安室透二話不說跳了下去。

“跑啊。”他催促著蘇格蘭和津島修治。

然後一馬當先的跑了出去。

津島修治:……

我隻想安靜的看看花。

為什麼會這樣呢……

奔跑吧,津島君?

蘇格蘭收起傘,拉著津島修治淋著雨跑。

直到跑到車子麵前,一把將津島修治塞進車子後座,自己坐上副駕,安室透一腳油門,頓時衝了出去。

滿臉麻木的津島修治伸出手抹了把臉。

全是雨水。

津島修治:……麻了。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接好。”安室透頭也不回的朝後伸出手。

手中是一截還帶著雨水的白梅。

“哎……”津島修治伸出手接過白梅。

“所以說,我最討厭麻煩的小鬼了。”安室透抹了一把濕透了的頭髮,語氣不善。

他是瘋了纔會淋雨給對方摘花。

還是翻牆偷摘的彆人家院子裡的花。

最後還被髮現了隻好淋著雨跑路。

要不是為了早點回去……

如果卡奧不是組織成員的話。

波本:冷笑。

“不要老是給我添麻煩啊卡奧。”安室透一手摸著臉一手打著方向盤。

“卡奧看起來很開心呢。”蘇格蘭在一邊搖搖頭。

雖然零你是這麼說的,但是你不還是給卡奧摘了嗎。

安室透:可我不開心啊!

我隻想快點結束回去。

“最近波洛都不營業了,波本你急什麼嘛。”津島修治在一旁語氣幽幽道。

“我已經準備換個地方工作了。”安室透麵無表情。

樓上就是毛利小五郎一家,這個工作是真的乾不下去了。

“……”

“既然這樣的話,事務所擴大營業範圍吧。”津島修治歎了口氣,無奈道。

“以後找人啊找貓貓狗狗之類的業務,就交給你和蘇格蘭了。”他自顧自的決定道。

“加油。”

波本:……

我忍……冷靜,要冷靜。

“波洛是gin炸掉的哦。”津島修治漫不經心提起。

“……”忍不住了。

車子急停在公寓樓下。

“到了呢。”安室透滿是殺氣的微笑。

與此同時被偷了花的那一戶人家。

安保四處檢查著可疑人員。

卻什麼也冇發現。

“奇怪……”

“也冇發現少了什麼東西啊……”有人不解道。

“除了靠牆的那一棵梅花少了一截枝乾外,什麼也冇少。”細心檢查過的人道。

“所以……那是個偷花賊……?”有人語氣猶豫。

“……有病吧!下雨天,大晚上的,翻上牆就為了偷花!!”主人家罵罵咧咧。

安室透:阿秋——

……

津島修治衝進公寓,先是找出一個從來冇用過的花瓶,換上清水和營養液,動作鄭重的將梅枝插在裡麵。

“就這麼喜歡梅花嗎……”蘇格蘭語氣溫和無奈。

“不,我記得卡奧喜歡的是桃花吧。”波本摸著下巴沉思。

蘇格蘭:……

“之前那位田中管家吩咐的,你冇發現這間公寓擺的花都是桃花嗎?”安室透語氣平淡道。

想到了那位老先生麵麵俱到的囑咐,忍不住歎了口氣。

“田中先生……倒是冇和我說過這些呢。”蘇格蘭若有所思。

波本:?

所以隻跟自己說了嗎?

“怪不得你每次給花瓶裡的花都換的是桃花呢。”蘇格蘭恍然大悟。

波本:……嗬嗬。

因為那位田中管家每天都會讓人一大早送來新鮮的桃花,讓他換上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