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一百三十八章宰:夢想是當牛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一百三十八章宰:夢想是當牛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津島偵探事務所。

迎來了一位……頗有些特殊的客人。

金色的頭髮,潮流的髮型。

戴著黑石耳扣,穿著深V的襯衫和休閒西裝。

看得出來,胸肌身材什麼的,是專門練過的。

順帶一提,他金色的頭髮是染的,因為他的髮根是黑色。

按照他的模樣打扮。

此人的職業也就昭然若揭了。

專業——牛郎。

“這位先生來我們事務所,是為了……”蘇格蘭替客人端上茶水。

總不能是讓卡奧替他找客戶吧……

這位牛郎先生端起了茶杯,可以看出,他是專門練過端茶杯的姿勢的。

“我來這裡隻是想請你們替我調查一件事。”牛郎先生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語氣矜持道。

啊,說話的語氣也是專門訓練過的呢。

不愧是職業牛郎!

津島修治:內心小人瘋狂鼓掌。

專業的牛郎先生伸出手,從自己的深V襯衫裡掏出了一張照片。

津島修治:哇……這個人……深V裡麵居然有口袋?

噫~

“這是我想請你們調查的人……”他將照片放在茶幾上,推向津島修治的方向。

津島修治:完全不想伸手碰呢~

於是他隻是坐在位置上,冇有伸手去拿照片,低垂下眼眸看了眼照片。

“抱歉,這位客人,我們事務所並不接調查彆人**的委托……”蘇格蘭站在一旁語氣溫和的跟那位牛郎先生解釋。

“原來不接這種委托嗎?抱歉,我太心急了冇有發現……”牛郎先生風度翩翩的撩了下頭髮,禮貌優雅道,一邊伸出手將茶幾上的照片收了回來,塞回了胸口。

一邊站起身準備離開。

“宮本佳代子,曾用名藤原佳代子,安藤佳代子。”津島修治不緊不慢的喝了口杯子裡的……牛奶……

牛郎先生轉身離開的動作停滯下來,沉默的坐了回去。

“你認識她?”他這樣問。

“不認識哦,但是聽說過,這可是位上流社會有名的夫人啊……”津島修治語氣清冷。

“藤原和安藤都是她前夫的姓氏,現在的宮本先生,應該是她第三任丈夫。”

“美麗優雅,成熟動人的夫人啊……”

“但是啊,那群人背地裡將那位夫人稱之為——黑寡婦。”津島修治語氣平淡,帶著莫名的嘲諷。

“黑寡婦……?”牛郎先生皺眉不解。

“啊,因為那位夫人常年一身黑裙,而且之前嫁的兩任丈夫,都死於非命了呢。”

“據說夫人穿黑色,也是在為死去的丈夫守喪呢。”津島修治這麼解釋道。

“嘛,但是這些都隻是傳言而已,我也隻是聽說罷了,不好意思,讓您白來一趟。”少年嘴唇上揚輕笑著道。

“啊,能知道這些我已經十分滿意了,這是委托……”牛郎先生彬彬有禮的點點頭,一邊準備從深V襯衫裡掏錢。

“不,我並冇有接下你的委托,隻是一點傳言而已。”津島修治果斷拒絕了對方的委托費。

“這……”牛郎先生掏錢的手僵硬了片刻。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先告辭了。”牛郎先生微笑著離開。

……

“還真是敬業啊。”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津島修治忍不住感慨。

“他的坐姿走姿站姿,全部都經曆過訓練呢。”當然並不是什麼軍隊的訓練,而是儀態的。

讓整個人的姿態顯得更優雅有氣質……

雖然對方學的有些過於完美,以至於……稍顯刻板。

至於津島修治為什麼會知道……

他曾經,也是上過禮儀課的/痛苦麵具。

當然,冇上多久。

對他來說隻是需要瞭解個皮毛去應付其他人的手段而已。

也有那位養父格外自戀的原因。

“我的孩子跟我待在一起,自然行為舉止都會像極了我,完全不需要學這種禮儀呢。”因為他本人的行為舉止就是最符合禮儀標準的。

對方話語裡未儘的含義被津島修治看的透透的。

“那位先生為什麼會來調查宮本夫人呢……”蘇格蘭站在一旁問。

“因為他是那位夫人的情人吧。”津島修治伸展著四肢,懶散道。

“情人?那位夫人不是……”有丈夫了嗎?雖然已經是第三任了。

“畢竟美貌多金的女士,是很受歡迎的啊。”津島修治一副羨慕的表情。

“真好啊……我也想被美麗多金的女士養~”他眯著眼睛陷入幻想。

“啊~如果是願意陪我一起殉情的女士就更好了~”他彷彿帶著無儘的滿足。

“組織不會讓你當牛郎的吧……”

“而且未成年就想這些,可不好啊。”黑髮藍眼的男人歎了口氣。

好好一個少年,怎麼就想著當牛郎呢?

“而且卡奧你也不缺錢吧。”津島會社的財富足夠多少人過多少輩子了啊。

“哎~”

“這隻是我的夢想啦夢想~”津島修治閉著眼擺了擺手,一副你不懂的樣子。

“夢想可不是這麼用的啊……”蘇格蘭深沉又無奈道。

一個組織的年輕代號成員,可以說是組織的新一代,夢想卻是成為牛郎……

這讓人該說些什麼呢?

“不過卡奧你為什麼會瞭解那麼清楚?真的是聽說的嘛?”蘇格蘭收拾著茶杯,突然想到一樣的問。

“因為之前在聚會上見過對方一麵啊。”

“是個美麗又危險的女士呢。”津島修治這樣評價道。

“而且一看就不可能會和我一起殉情~”他語氣滿是遺憾。

“大部分人都不會願意和你殉情的,卡奧。”蘇格蘭語氣沉沉。

“活著不好嗎?”他突然溫和的問。

“活著也很好啦。”津島修治毫不猶豫的回答。

“但是對我來說……死亡纔是一直以來的夙願啊。”

……

“抱歉,我們應該結束這段關係……”女人穿著嚴嚴實實的黑色大衣,戴著黑色帽子和墨鏡,將自己遮的一點不露。

“為什麼……”對麵的男人表情痛苦掙紮。

“您不要我了嗎?”他深情的注視著女人。

“……我們不該遇見的,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女人沉默著,低下了頭,不緊不慢道。

“我不信!”男人打斷了她的話語。

“是不是他……他逼你的!你為什麼遮的這麼嚴實?是不是他對你做了什麼?!!”男人語氣越發激動,甚至站起身試圖扯下女人的衣服。

“夠了。”女人忍無可忍道。

“我們都需要冷靜冷靜。”她拎著包站了起來。

“以後就不要聯絡了。”

“砰——”

門被關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