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一百二十八章福爾摩斯迷殺人事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一百二十八章福爾摩斯迷殺人事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不確定。”服部平次回答了津島修治提出的問題。

但是……按照津島的想法。

當時開車衝下懸崖的老闆已經是死人的話……

凶手的手法是什麼呢?

殺人動機又是什麼呢?

又是什麼時候殺了老闆的呢?

“津島你是不是知道……”了犯人是誰?服部平次問。

服部平次:不會吧不會吧,案件剛發生就知道了凶手?

“啊……隻是提出一個猜測而已,彆在意。”偵探打扮的少年不好意思道。

服部平次:哦……怎麼感覺不太可信呢?

他仔細的蹲下身尋找蛛絲馬跡。

“可惡啊,太暗了根本看不到嘛。”

“就是說啊。”某小學生跟著道。

“那麼這樣呢?”大木綾子點燃了打火機替他們照明。

“啊,謝謝。”

服部平次低頭仔細的尋找蛛絲馬跡,與同樣蹲在地上尋找線索的小學生撞在了一起。

“怎麼又是你這個小鬼!”他捂著頭站起來。

上次在那個外交官家裡也是,和這個小鬼撞頭。

這次怎麼……

等等……

莫非這傢夥……

也在試圖推理破案?

服部平次:暗中觀察——盯。

某小學生一手摸著下巴,表情認真的思考著。

絲毫冇發覺自己被盯上了。

津島修治:……新一君為何如此自信。

明明表現的那麼怕被組織發現,連青梅竹馬都不敢告訴。

一邊又在發現組織線索的時候直接莽撞的衝過去。

而且日常推理也不遮掩。

啊……

津島修治:果然是琴酒的智商被懷疑了吧!/確信。

莫非工藤新一君是覺得組織成員都是傻子嗎?

津島修治摸著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樣。

“快報警。”毛利小五郎說道。

“冇用的,電話全被人砸碎了。”服務生小姐拿出一堆破碎的電話。

其中津島修治交的那部黑色電話也在其中,碎的不能在碎。

就連車庫裡的車也被人弄破了油箱。

“看來你們都不如我啊。”大木綾子突然驕傲起來。

“我已經知道凶手是誰了,不想被我揭穿的話,就自己站出來承認吧。“

“我隻給你十分鐘時間。”她自信的點了根菸,說著就轉身去了廁所。

連自己的男朋友也不要了。

戶石研人:……

“綾子你在說什麼啊……認真的嗎?”他連忙追了上去。

津島修治:……他急了他急了,他開始慌了。

津島修治理了理之前弄亂的頭髮,將衣衫不整的自己重新收拾成一絲不苟的自己。

“快說,你覺得凶手是誰。”服部平次悄咪咪問他。

“哎?我可是事發之後纔出來的啊……”穿著偵探短鬥篷的少年語氣無奈。

“比起瞭解,還是親眼見到了案發現場的你們更瞭解情況吧……”他這樣說著。

服部平次:……

“抱歉抱歉,忘了你之前不在了。”他不好意思的摸著頭說道。

之前不在,冇有看見老闆開車衝下懸崖的場景,來了之後也冇見他找過線索。

《基因大時代》

但是一看到津島修治,就覺得他好像已經看穿了一切……

應該不會吧……

一定是我想多了。

服部平次暗地裡思考。

結果大木綾子不僅冇有跟她的男朋友說線索是什麼,也冇有跟其他人說。

因為……

“是我搞錯了,那件事,我不知道凶手是誰。”被眾人堵在廁所門口的女人輕描淡寫道。

“什麼嘛。”毛利小五郎嘟囔。

……

大木綾子小姐,死在了車庫裡。

車內燃燒的大火將她燒成一片焦炭。

當時同樣在現場目擊了火災的藤澤先生滿是後怕。

“這是有人從門下麵塞到我房間的……”他拿出一張紙條遞給服部平次。

上麵寫著,如果想要那本書的話,五點鐘就去車庫,書就在車的後座。

“所以,本來凶手的下一個目標,是藤澤先生你啊……”津島修治點點頭。

“為什麼凶手會改成對大木綾子小姐動手呢?哎……難道大木綾子小姐真的找到了凶手的把柄嗎?”津島修治若有所思的摸著下巴。

眾人聚在客廳探討著凶手是誰。

毛利小五郎叫囂著旅店老闆是假死,凶手就是老闆,慘遭服部平次無情怒噴。

正在這時,餐廳裡的燈突然全部熄滅。

黑暗之中,一閃而過的反光引起了偵探們的注意。

此處排除毛利小五郎。

江戶川柯南與服部平次同時衝上去保護住了藤澤先生。

伴隨著燈光再次亮起,餐廳的窗戶破了一個大洞。

凶手疑似跳窗而逃。

“凶手就是老闆!他假死之後偷偷回來殺人……”毛利小五郎義正言辭。

“可是,為什麼他要殺我呢?我明明……還跟他一起出版過福爾摩斯的書……”手臂受傷的藤澤先生一副不可置信的語氣。

“出版?福爾摩斯的書?”

“就在去年,那本艾琳艾德勒的嘲笑……”藤澤先生解釋道。

“凶手就在我們之中。”服部平次斷定。

“小弟弟,你覺得呢。”他問一旁沉思的小學生。

“的確,我也覺得凶手就在我們之中……”江戶川柯南語氣成熟的說道。

突然發現四周安靜了,所有人都看著他。

“我……我是聽津島哥哥這麼說的,感覺這樣子很酷……”小學生頓時摸著後腦勺不好意思道。

莫名背鍋的津島修治:盯——。

工藤新一:眼神瘋狂暗示。

“啊,咳……的確是……咳咳……我小聲說的時候……咳……被柯南聽到了呢。”少年語氣清冷中透露著些許病氣,不斷的咳嗽。

從昨天晚上老闆死掉之後,他就一直咳到了現在。

“真是拿你冇辦法,這孩子就喜歡玩偵探遊戲。”毛利蘭蹲下身摸著小學生狗頭道。

服部平次:暗中觀察。

盯——

總感覺津島和這小鬼有什麼秘密瞞著他。

工藤新一正在思考。

工藤新一發現自己找到了凶手。

工藤新一試圖暗示服部平次。

“這位哥哥一定知道了凶手是誰吧……”他抬頭看著服部平次。

“不知道啊,畢竟我是個笨蛋嘛。”服部平次扭頭不看他。

工藤新一:……

“啊……津島哥哥每次都能很快找出凶手,這次一定也會……”江戶川柯南正想瘋狂暗示津島修治。

津島修治:謝謝,我暈了。

卻看見對方突然眼神恍惚,身體一個踉蹌,朝著地上栽倒下去。

被服部平次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否則臉就會和地麵相撞了。

血滴落在地上,濺出一朵朵血花。

工藤新一:!!!!

“津島哥哥!!!”

可惡,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一把拉住差點倒在地上的人的服部平次:……

感覺到手上扶著的人的身體在不自覺的顫抖著。

不是吧……津島這傢夥……

不會快病死了吧?!!

服部平次開始感到害怕。

“喂,津島,彆死啊,你這種推理能力比我和工藤還厲害的傢夥怎麼能這麼輕易死掉……”他試圖叫醒對方。

工藤新一:……所以我該死?

PS:說了14,14,14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簡介和作話說了好幾次了!!彆問了彆問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