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看書 > 遊戲 >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 第一百零一章所以說不要太自以為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cos太宰治的我穿進了柯南劇組 第一百零一章所以說不要太自以為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活下來的……”

“是純子?”男人語氣僵硬,聲音顫抖,嘴巴不停開合著。

“是我最愛的純子?”他恍恍惚惚的問。

哎~明明連人都認不出來,卻還能說出最愛嘛?真可怕呢。

津島修治站在外圍,看著被包圍著的男人,心想。

警察小哥正在打電話聯絡自己的同事們。

“你們騙我!!她明明……那麼像良子!!!怎麼可能是純子!”男人倒退兩步。

“……她就是純子啊……”夫婦二人語氣中滿是可惜。

“是我……”

“殺了……”

“純子?”

男人無助的伸出雙手,彷彿回到了那天晚上,他的雙手都是溫熱粘稠的血液的時候。

“純子!!!”他崩潰的大叫。

朝著一處屋子跑去。

“那是……我們家啊。”夫妻二人疑惑道。

眾人跟了上去。

屋子後麵的花園傳來了挖掘的聲音。

“純子……”

“你還好嗎?純子——”

男人狀若癲狂的徒手挖著泥土,一邊語氣深情的呼喚。

“你一定很害怕吧,一個人……”

“沒關係,很快我就會把你救出來了……”

警察小哥的同伴們姍姍來遲。

當看見這詭異的場麵後,都陷入了沉默。

“你這傢夥!居然在殺害了我們的純子之後……”老年夫婦中的男人站了出來。

“還把她的屍體隨便埋在了這裡嗎?!!”他話語中帶著滔天的怒火。

然而,冇有人在乎。

埋頭苦挖的男人根本冇有一點理會他的意思,隻是一個勁的用雙手捧出一捧又一捧泥土。

看的津島修治都想給他遞個鏟子了。

靠手挖得等到什麼時候啊。

以及……為什麼你們就站在這等他挖啊?

他看了一圈四周沉默寡言保持不動的警察。

就不能派幾個人幫幫人家嗎?人家一個人挖的多心酸啊,你們這群小警察,不懂事啊。

就在這詭異的氣氛中,男人終於從土裡挖出了一些東西。

“這是……什麼?”他看著從土裡露出來的,木板棺材的一角,情緒突然冷靜了下來。

“哦呀,看來是有人不忍心純子小姐就這樣躺在地下呢……”津島修治看了一眼道。

哎~這不是比隨隨便便敷衍了事的丈夫好太多了嘛~

男人站了起來,在警察們的注視下,終於去拿了個鐵鍬,繼續動手挖。

這一次速度就快多了,也冇有他詭異的呢喃,大家心平氣和的看著逐漸露出完整模樣的棺材。

簡簡單單的單人棺材。

還繫了個漂亮的黑色蝴蝶結,雖然已經沾上了泥土。

拆開蝴蝶結的時候,就像拆禮物盒一樣呢。

蝴蝶結下麵彆著一枚白色的羽毛。

哪怕剛從土裡被人挖出來,也依然潔白無瑕的羽毛。

“這是……”帶隊的目暮警官表情嚴肅。

留下白色羽毛……

讓他想起來一位罪犯。

以殺止殺,以暴製暴,以血還血的……獵人。

他,或者說她,曾經會專門接下警察頒佈的最為窮凶極惡的罪犯的懸賞,然後將犯人送到警察麵前。

隻不過送到的時候,那些犯人,全都死了。

這一舉動被視為對警察的挑釁,於是懸賞榜上也出現了他的代號。

[白鴉]

因為每次伴隨著死去的犯人一起被送到警局的,還有一支白色的鴉羽。

“麻煩將你手中的羽毛給我。”目暮警官皺著眉上前,接過白色羽毛,打量了片刻。

“的確是白鴉留下來的羽毛。”

“但是……這是為什麼呢?”

他沉思著。

男人已經等不及的打開了棺材,出現的,赫然是一名妝容精緻,穿著白色睡裙,手捧白色雛菊,閉著眼睛沉睡的女人。

她的頭邊放著一張白色的卡片。

[就這樣讓一名女士落魄的躺在地下,也太冇有紳士風度了。

請換上漂亮的衣服,化著精緻的妝容,懷抱即將參加宴會的心情安睡吧。

晚安,小姐。——白鴉]

“這是我的純子……”男人隨手將卡片和雛菊丟在地上,伸出手撫摸著女人的臉。

“我的純子,永遠都這麼好看……”他滿足的笑著。

“純子……你睜開眼看看我啊……”

“純子……”

“你為什麼不願意睜開眼?你在生我的氣嗎?”他語氣惶恐不安。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純子……”

“原諒我好不好……”他哭泣著伸出手想要擁抱女人。

“我來陪你好不好?就用這把殺了你的刀……”他從棺木中掏出一把帶血的水果刀。

笑著捅了自己心口一刀。

“你看啊,純子,我也流了好多的血……”

“還給你好不好……”

他瘋狂捅自己刀的行為被警察小哥們製止了。

手中的刀也被人搶走。

就連棺材也被人拖走。

他不甘心的想要撲向棺材,卻被死死扣住。

“純子——”

“彆離開我——”

“放開我,讓我和純子一起——”

……

“又是你啊,津島,這次案件也謝謝你了。”目暮警官來到一旁麵無表情的津島修治麵前。

“不,我什麼都冇做,都是他自己揭穿的自己。”一身黑衣纏著繃帶的少年搖頭,漫不經心道。

畢竟就連殺人的證據和被藏起來的屍體,都是那位木下先生自己挖出來的呢。

我,津島修治,可是什麼都冇做啊。

“警官!木下他殺了我的女兒……他是不是要坐牢啊……”夫妻二人走過來,猶猶豫豫的問。

“當然,犯人肯定會受到懲罰的。”目暮警官毫不猶豫道。

“那……木下和純子留下來的東西……是不是都歸我們了啊?”他們繼續猶豫道。

“這……的確是這樣。”目暮警官摸著下巴道。

“那就好,老實說,我們已經不敢住在這裡了……”夫妻二人點點頭。

“對了,我們中的大獎真的能折現嗎?”他們又跑到綠川無麵前問。

“這……當然可以。”蘇格蘭無奈的點頭。

反正也不是什麼大數字。

隻不過……

“二位對純子小姐的死……”

“啊,我們當然是很傷心了。”

“但是……我們兩年前經曆過了純子死掉的事情……”夫妻二人對視一眼,猶豫著開口。

所以……

一個死人再死了一次……

完全冇有感覺了嗎?

……

“卡奧你,在破案的時候,真的能體會到樂趣嗎?”

“冇有哦。”

“一直都很無趣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